熱門推薦:  吃妻上癮:老公請節制 

第1章 棄婦嫁到

山扶蘇 | 發布時間:2016-05-27 12:46:40 | 本章字數:2879

第1章棄婦嫁到

趙靜怡一直認為,穿越這事兒,是只會出現在小說或影視劇里的情節。

可床幔上那迎風飛舞的棕色排穗,還有那些如泉水般涌入她腦海的記憶,都在提醒她,在發生車禍的那一刻,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名叫方素問的古代女人身上。

趙靜怡一邊汲取著原主的記憶,一邊微微抬了抬脖子,豈料脖頸處的疼痛襲來,“額……”她忍不住驚呼一聲。

聲音很淺,卻還是驚醒了坐在一旁杌子上打瞌睡的小丫鬟。

“奶奶,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見趙靜怡睜開眼,珮妞驚喜萬分,她閃著一雙大眼,激動地看著趙靜怡,她很明顯想安慰一下自己的主子,可干張嘴了半天,卻也只說出這一句話,就開始巴拉巴拉地掉眼淚。

敢情還是個笨嘴拙舌的啊,趙靜怡見珮妞哭得著實傷心,連忙拿起枕邊的帕子就要給她擦淚,“好了,別哭了,我這不沒事嘛!”

珮妞幾時見過這般溫柔的方素問,嚇得反倒后退了幾步,有點難以置信地看著趙靜怡。

“怎么,見我沒死,你反倒不高興了?看來,剛剛掉的金豆子,也不過是隨隨便便落下的!”趙靜怡打趣道。

“不是,不是,是我看到奶奶醒了,高興呢!”珮妞連忙用衣袖擦干臉上的淚珠,“奶奶您要坐起來嗎?我扶您!”珮妞說著上前將趙靜怡扶坐了起來,并拿了個枕頭靠在她背后,“奶奶餓了嗎?我這就給你做吃的去!”

趙靜怡摸摸肚子,還別說,被珮妞這一暗示,肚子餓得咕咕響了起來,原主昨天,一口飯沒吃,又鬧騰了半宿,早已經餓得前胸貼后背了。

“去吧,熬點粥!”趙靜怡摸摸脖子,抬頭看向那早已經跑出里間的珮妞的背影,苦澀的搖搖頭。

環視整間房子,倒也算是寬敞,但除去檐下掛著一對曬得有點泛白的紅燈籠,房間里再也找不到一丁點紅色,若不是有著原主的記憶,趙靜怡還真以為原主在這院子里住了多年。

其實呢,昨天的方素問,還是南平侯府剛娶進門的新婦。

沒錯,就是那八抬大轎、光明正大娶進來的新媳婦,南平侯世子——小侯爺林景榮剛迎進門的正妻。

昨天新婦,今天棄婦,這落差有點大,可這就活生生地悲劇,就在方素問身上發生了。

趙靜怡將方素問短暫卻又鬧騰的記憶梳理一番,最終總結出一句話:自身定位不當導致終身悲劇。當然,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可以用更簡單的話來翻譯這句話,就是活該!

方素問沒有啥高貴的出身,不過是北寧靜侯弟弟的庶女,因自幼養在嫡母身邊,久而久之竟以嫡女自居,南平侯府世子林景榮正妻去世,剛滿十三歲的方素問便以填房的身份嫁了進來。

雖是是給人做填房,可這林景榮也才剛過及冠之年,更是皇上面前的紅人,等他將來世襲爵位,方素問加封誥命也是自然。

按說,這等好事,輪不到她這個旁支庶女,可偏偏,林景榮那死了的正妻不是旁人,正是北寧靜侯的嫡女,也就是方素問的堂姐方柔。表面上看姊死妹替,倒也算正常,實際上,卻是暗藏玄機,如此說來,這看似讓人羨慕的婚事背后,也是讓人不勝唏噓的。

先說,林景榮跟方柔的那門親事,本就是方柔橫刀奪愛,活生生拆散了林景榮跟表妹孫迎瑜,林景榮心不甘情不愿地娶了方柔,而孫迎瑜更是一氣之下差點削了發。時間一晃四年過去,橫行霸道的方柔,終于把自己作死了,于是南平侯府就想著在把那一直未嫁的孫表妹迎娶進門,凡事已經準備妥當,只等著納彩,可這個時候林景榮卻因儲君之爭受了牽連。

本來就因方柔的死,方家就已經與南平侯府翻了臉,見林景榮受此牽連,便趁機落井下石,向太后求了旨,將方素問嫁了進來,再次占了正妻之位,而心心念念只嫁林景榮的孫表妹卻只落了個平妻。

林景榮本來就對方柔厭惡到了極點,現如今方素問又是以這種手段嫁進來,還逼得孫表妹成了平妻,新仇舊恨,這種屈辱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難以接受的,可想而知,林景榮會怎么對待方素問,于是,昨天大喜之日,方素問與孫表妹的花轎同時進了府,拜完天地,吃完喜酒,林景榮連方素問的院子也沒進,直接進了孫迎瑜的院子。

倘若這方素問稍微有點腦子,就能明白,她只是方家用來打南平侯府的臉一顆棋子,目的達到,這顆棋子的死活方家人自然是不會考慮的,偏偏這是個不知道深淺的。方素問只想著自己嫁到這南平侯府的富貴,壓根沒考慮過自己的處境,得知新婚的丈夫如此,自然不甘心,自己揭了蓋頭,便要往孫表妹的碎玉閣質問,豈料剛出門,就遇到了林景榮。

新婦入門,若是沒忍住餓偷吃了東西或是坐姿不端正都會被挑剔禮數,更何況這方素問竟未等夫婿就自行揭了蓋頭,本就對方家厭惡的林景榮自然沒什么好臉,不但把她趕進了隨竹院,甚至還明確表示,明天的回門,他也不會陪同。

要知道,這位天真、不知深淺的庶女,還想著錦衣還歸,回方家大顯威風呢,這話,就成了壓垮方素問的最后一根稻草。

搬家的仆人前腳離開,后腳方素問便一道白綾懸了梁,幸虧珮妞救的及時,總算保住了這具身體,但靈魂已出,趙靜怡穿越而來,得了這具身體。

再簡單粗暴地說吧,這方素問明明就是典型的棄婦,還是被夫家、娘家同時拋棄的那種,卻愣是以為自己是貴婦,想象與現實的不對稱,悲劇于是就這么華麗麗地發生了。

汲取完原主的記憶,趙靜怡想破腦子,也無法理解,這個方素問到底給自己灌了什么迷糊藥,一個無德、無才、無靠山的“三無產品”,怎么就敢肖想著給南平侯府當家做主呢,莫說,她還是生活在侯府深宅里,多少還見了些女人的爭端,就是自己這個來自未來世界,只在小說跟影視劇里見過宅斗情節的,也知道就她這種身份和處境,當務之急最重要的是要學會“低調做人”啊。更何況,這林景榮不過只是不陪你回門,又不是要將你碎尸萬段,面子這玩意本就是可有可無的玩意,竟為了這種虛無的東西懸梁,比起你棄婦的身份,這才是真正的人間悲劇!

那話是怎么說的來,“地低成海,人低成王”。成王,趙靜怡自然是不指望了,她只求能壽終正寢,也不枉老天再給她活一次的機會。哎,渣男固然賤,棄婦更可悲,若三尺白綾去,再無美景處。

得了,方素問!你也不用難過,既然我趙靜怡穿越到了你這身子上,日后就由我趙靜怡說了算,我定不會好好善待她,讓你看看不一樣的風景。

不知道是原主的靈魂聽到趙靜怡的承諾乖乖將最后一縷魂魄收走了呢,還是她適應了這具身體,這個念頭一冒出,趙靜怡就感覺渾身順暢,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大夏天太陽底下喝了一杯冰鎮飲料,就一個字“爽”!

“從今天起,我就是方素問了!”趙靜怡對自己說道。

珮妞端著一只青花碗進來,聽方素問自言自語,以為主子得了什么癔癥,放下碗連忙將方素問拉到凳子上,“奶奶,您是不是還是不舒服,我這就去前院給你找大夫!”還在方家時,珮妞就聽人說過,這有上吊之心的人是被吊死鬼纏上了,一次不成功便會來第二次,早晚魂會被勾了去。

珮妞說著說著,這眼淚就又啪啪掉了下來,說是找大夫,這人生地不熟的,上哪找啊,南平侯府怎會有人顧及他們的生死。

方素問注意到珮妞的眼睛一直看著自己脖子的位置,猜想她應該還是擔心自己想不開會上吊,心中不禁連連稱嘆,哎,原主生性傲慢,真難得還有珮妞這么個丫鬟忠心相待。

只是這性子也太懦弱了點,有事沒事就掉眼淚,看來有時間得調教一番,做我身邊的人,低調可以有,懦弱,不可以!

于是她朝珮妞微微一笑,“沒事,我給自己鼓勁呢,咱吃飯!”轉身坐到桌上,端起碗,便埋頭吃了起來。

珮妞卻跟看到鬼似的一動不動,不得了了,奶奶懸梁后,性子竟變得隨和了,奶奶跟以前不一樣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0711號

电子游戏厅游戏币